您所在的位置: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» 经理人学院 » 密闭空间 罐内残存有毒气体 修理工身亡两人营救被熏昏

罐内残存有毒气体 修理工身亡两人营救被熏昏

有150人浏览 日期:2016-10-30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罐内残存有毒气体 修理工身亡两人营救被熏昏

事故罐车。

罐内残存有毒气体 修理工身亡两人营救被熏昏

在三二四医院住院的李勤春,父亲在照看他。

10月21日,重庆市江北区海尔路611号龙吟停车场内,从事汽车维修的唐某在进入一辆需要维修的罐车罐体内部后,再也没有醒来。而在修车之前,他获知这是一个空罐后才进入其中。事故发生后,大家陆续赶来施救,冒险进入罐体的李勤春和丁智会由于同样吸入了大量气体,先后昏迷被送医院。而这些天,受伤的两个人正因为医药费头疼,死者的家属则仍在寻找该罐车的所属公司。

赶去修车再没回来

10月29日,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来到三二四医院,见到了仍在留院观察的李勤春。今年28岁的他是唐某的员工,事发那天正在上班。“头疼、胸闷。”事情已经过去了近十天,李勤春的状态依旧不是很好,鼻子插着输氧管,说话没有力气,不停地咳嗽。

10月21日当天下午1点过,唐某和李勤春正在维修店内,准备将店里的废铁收拾一下全都卖掉。此时,一辆渝A牌照的罐车开到了修理店门前,司机希望唐某能帮他修一下罐车罐体左侧的一道凹陷撞痕。

由于手头上比较繁忙,唐某让对方过两天再来维修。而司机说他只请了两天假,希望能尽快维修。李勤春回忆,看着对方不断寻求帮忙,唐某决定将手头工作完成后,再去维修。“我们问他罐子里有东西没,他说没有;问里面能不能进人,他说能。”李勤春说。

此时,罐车司机发现罐车水箱有些漏水,于是就把车开到一两百米外修理水箱的维修店,准备先去修水箱。下午6点左右,唐某的工作完成后,独自去往那家水箱维修店,对罐车罐体的受损情况进行维修, 设法让罐体恢复原貌。

半个多小时后,唐某的修理店开饭,李勤春见老板没回来,便一边打电话,一边去罐车那里找他。“我打了两个电话,都是无人接听。”李勤春见罐车旁也没人,就从车头与罐体之间的梯子爬到了罐体顶部,通过打开的盖子,他发现唐某一动不动地趴在罐内,没有任何声音。

众人营救结果两人昏迷

“救命!快救人!”李勤春朝着修理店的方向大喊了几声,随后就钻进了罐内。“里面的气味很刺鼻,呼吸很困难。”李勤春使劲摇了摇唐某,又喊了他几声,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正当李勤春准备以一己之力将唐某拉到罐外时,他渐渐没有了意识,倒在了罐内。

好在李勤春进入罐体前大声呼救,周围的人们纷纷赶来几个年轻人爬上罐体,忍受着刺鼻气味,发现了里面倒下的李勤春和唐某。由于罐体入口十分狭小,只有身材瘦小的人才能进入,自告奋勇的丁智会戴上防尘口罩,决定进罐救人。

丁智会今年26岁,来自陕西榆林,到重庆还不到半年,从事维修车辆工作。“本打算月底会老家给朋友过生日,结果只能在医院呆着了。”在长安医院,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见到了同样留院观察的丁智会。对于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搭救他人的事情,他只是说因为太紧急,已经顾不得太多了。

大家找来绳子,绑在了丁智会的身上。进入罐内,防尘口罩根本没用,丁智会努力憋气,但还是吸了不少刺鼻的气体。在令人窒息的环境下,他发现唐某已经没有了呼吸,而李勤春还有微弱的气息,于是决定先救李勤春。丁智会用另一根绳子绑在了李勤春的腰间,罐外的人们立即使力,成功将李勤春拉了出来。可就在此时,仅在罐内呆了一分多钟的丁智会又倒了下去,大家又急忙拉绳,把丁智会救出。

救援完成但人已遇难

接连两人昏迷,大家急忙开车将他们送往医院,这也让其他人都不敢再下去营救,只好拨打电话报警求助。与此同时,在场的人们仍然没有放弃尝试,他们找来钩子拴在绳子上,试图把唐某钩上来,但没有成功。

晚上7点过,江北区港城消防中队的官兵赶到现场。一位身材瘦小的消防官兵戴上防毒面具进入罐内,在外面的协助下最终将唐某救了出来。随后,唐某被送到红十字会医院进行抢救。晚上8点,经医生诊断,唐某已经死亡。

回忆起当时闻到的气味,包括李勤春和丁智会在内的现场人员都怀疑,可能是残留的沥青散发出的有毒气体。由于浓度过高,导致三人陆续倒在罐内。

事故发生后,相关部门着手展开调查,唐某的家人也赶来处理后续事宜。据唐某的哥哥唐克兵介绍,弟弟今年30岁,有一个7岁的孩子,经营修理店已有三四年。来到龙吟停车场,记者发现那辆酿成悲剧的罐车依旧停在当时修水箱的地方。罐车的两个前轮已经没了气,旁边一位修理工说,可能是害怕罐车司机把车开跑了,有人就把气给放了。

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发现,这辆罐车的左侧罐体上,有一道垂直的撞痕。靠近车头的位置,还有用油漆写的“沥青30方”手写字。车头上的公司信息是“重庆宏放物流”。附近的人说,从10月21日来到该停车场后,这辆货车就一直停在这里。

寻求赔偿遇到难题

“物流公司好像派人送过几千元的医药费,但后来就没动静了。”唐克兵说,目前李勤春和丁智会的治疗费都已经用完,加上两个人的家庭状况都不算好,已经到了无钱医治的地步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李勤春的治疗费用已经用了1.8万元,丁智会1.3万元。

“等下我就要去看下小丁,给他送两千元过去。”丁智会的老板刘国海说,丁智会是为了救人才受伤的,他希望这个勇敢的小伙子能够得到事故相关方的赔偿,也好早日康复。

“出了事之后,我们一直都不敢给家人说,怕他们担心。”丁智会的妻子无奈地说,如今她只希望自己的老公能够尽快恢复健康,早日出院。

“我现在只能看着他,只要他好就行。”李勤春的父亲给儿子盖了盖被子,默默地说了一句。

唐克兵表示,他们希望通过协商的方式,与重庆宏放物流来处理赔偿事宜。他认为,司机当时没有告知唐某里面存在不明气体,是否有危险,而罐体上也没有危险警示标志,结果导致事故。不过,双方的沟通并不顺畅,唐克兵一直见不到司机本人,多次拨打物流公司的一位种姓工作人员,都是被挂断。

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试图拨打种姓工作人员电话,了解司机是否找过唐某修车、是否告知罐体内部情况、是否可以进入罐体内部等情况,但对方称去找相关部门后挂断电话。随后,记者上网搜索了一个该公司的联系电话,接通后对方回复“打错了”,随后挂断。 唐某的家人表示,如果沟通不畅将决定通过法律途径来寻求解决。

律师说法:

司机与物流公司应担责,唐某也存在一定过错

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陈晔律师称,该纠纷涉及到多个民事主体之间的法律责任问题,作为沥青罐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的物流公司,在明知沥青气体有可能对人身造成重大伤害隐患,却没有尽到合理的提醒注意的义务,则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。驾驶员对此亦有重大过错的,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

此外,陈晔律师表示唐某对此情况的预见性不足,自身亦有过错,可以减轻物流公司及驾驶员的责任。但唐某基于雇主身份,应对自己的雇员李勤春承担赔偿责任。同时,对于义务帮助人丁智会受伤的责任,也应由唐某承担。

文/图 上游新闻-重庆晨报记者 王梓涵

打赏
 
免责声明:
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、企业机构、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,仅供参考。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如果有侵权等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。

微信

关注EHSCity官方微信账号:“EHSCity”,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,热点产品深度分析!
0相关评论